终于确认华夏文化发源地,超越考古,文字发现更有说服力

[复制链接]
开启左侧
发表于 2020-3-19 08: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者:赵辉)华夏文化究竟诞生在哪里?中华文明的起源究竟在何方?是中国历史学界与考古学界长期以来孜孜以求的目标,悬而未决。

近几十年来,中国历史学界与考古学界对夏文化的探索,主要集中在黄河流域中上游地区,或者说是重点集中在具有重要考古地位的洛阳盆地二里头遗址地区,仿佛离开了二里头遗址就无法言“夏”。

众所周知,华夏文明来源于中国第一个世袭制王朝夏朝,夏朝的诞生得力于尧舜禹时期大禹对天下泛滥洪水的治理,使得“中国之人得而食也”。“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是夏朝建立形成的标志,“夏之兴也以涂山”是历代公认的历史结论。那么,事关夏朝、事关尧舜禹时期重要历史事件的涂山,究竟在哪里呢?




“涂山”的具体地望,至今仍是中国历史学界与考古学界的一个无法确认的历史之谜!学界泰斗李学勤生前曾明确表示:“涂山是中国历史记载中比较重要的一座名山,“涂山地望”之争据我个人所知有五种说法,但经过进一步考证,现排除两种,只剩下三种说法,其焦点主要集中于绍兴、重庆、蚌埠三地。就淮河流域这一带的考古来看,蚌埠境内的涂山是公认的与夏文化有比较密切的关系,有比较大的优势,加上从史书上考证,基本上得出涂山应位于蚌埠的结论。

这一结论是著名学者李学勤的个人观点结论,但对于广大历史学界和考古学界学者来说却并不完全认同,甚至淮河涂山当地人士也并不完全相信,缺乏应有的自信与底气。这一历史结论也没有成为中国历史研究领域的明确定论,成为我们破解华夏历史的一个原始坐标,使其为广大历史研究者和考古研究者研究夏文化提供一个地理参考点。而各地以经济利益、宣传地方文化为基础的“涂山”地望之争却混淆视听,让放眼全国的历史学界与考古学界学者晕头转向,无人能以“涂山”之标对夏文化进行深入研究,只能以二里头遗址这个无关夏文化内涵的重点考古遗址,对夏文化进行牵强附会、隔靴挠痒式的所谓“研究”“探索”。其研究成果恐怕连自己都不太相信,只能以“可能”“大概”“也许”“大概率”对夏文化发表一些见解。




在二里头遗址进行二十年田野考古的许宏教授,因为坚持没有出土文字自证二里头遗址为“夏都”的标准,对二里头遗址不言“夏”不言“夏都”,而受到了无数人无端的攻击与诋毁,不得不说是中国历史文化研究中的一种奇怪现象。

夏朝、夏文化是华夏文化的起源,中国文字、文化、文明与夏朝历史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作为夏朝建立标志的夏朝国都必然与文字的形成、文化的诞生有着密切关系。许宏教授坚持以文字自证夏都地位,必有着夏文化研究方面的深层思考,具着学者的严谨科学态度,对夏文化历史文化研究具有指导性的实际意义,虽然许宏教授个人从不言“夏”并认为“夏”目前还是非物质文化领域。




那么,“夏之兴也以涂山”中的涂山,有文字自证涂山具体是哪里吗?当然有,这就是“涂”字本身,涂山自身。

涂山,又作塗山、山。初见于《尚书·皋陶漠》。禹曰:“余妥于涂山,辛王壬癸甲,启呱呱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功。”《楚辞》、《左传》、《吕氏春秋》等先秦文献也都说及,惟具体地点皆无所指。《淮南子》、《史记》说到涂山,也没有指示具体所在,说明当时人已不能确认其所在。清代顾祖禹作《读史方舆纪要》云:“三涂山,在満县南七里,即古所谓涂山者”,现代学者如钱穆、闻一多、杨宽、顾颉刚、杨伯峻等人从其说,认为涂山即三涂山。使得现今关于夏朝历史的涂山地望达到五处之多,并各自表述,各执一词,各有学者支持。




我们说华夏文化源远流长,延绵不断,是世界上唯一传承不断的人类文化与文明。除了考古发现外,如果我们要破解涂山的具体地望,只要沿着华夏文化的发展脉络,一路向上追寻,事关华夏文化历史的涂山之谜同样可以证据确凿、事半功倍地加以解决。

中国文化来源于宋词、唐诗、汉赋、楚辞、《诗经》,这些文化形式具有承上启下的传承关系;《诗经》是中华文化的本源;《诗经》的产生来源于成熟的文字、成熟的文字系统;文字的产生起源于古人对世界、事物的初始认识。关于汉字起源,现代学者认为:汉字真正起源于原始图画,一些出土文物上刻划的图形,很可能与文字有渊源关系。汉字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体上逐渐由图形变为笔画,象形变为象征,复杂变为简单;在造字原则上从表形、表意到形声




唐朝张怀作有《文字论》“论曰:文字者,总而为言。若分而为义,则文者祖父,字者子孙。察其物形,得其文理,故谓之曰文;母子相生,孽乳寝多,因名之为字。题於竹帛,则目之曰书。字之与书理亦归一因文也者,其道焕焉。日月星辰,天之文也;五岳四渎,地之文也;城阙翰仪,人之文也。文为用,相须而成”。追根溯源,“涂”字无疑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是诞生最早的中国文字,包含了中国文字诞生的最原始要素,是“察其物形,得其文理”的写实刻画。

“涂山,又作塗山、山”,如果我们进行进一步解读的话,涂山在远古时期、文字产生的初始时期,对山的称谓就是特指涂山,涂山也称为“山”。“涂”字是现代的简体字,其演变过程由近及远,分别为“涂”“塗”“峹”“嵞”。原始的“塗”“峹”“嵞”字,是一个由“山”“水”“土”组合而成的文字,说明“嵞”字是产生于一个有山有水有土的地方,而且是包含两座独立的山。




纵观全国的五处称呼涂山的地方,有历史记载、有历史传说、有历史古迹,又有水、有土、有两座山的地方,唯淮河涂山耳!在淮河涂山之巅有大禹庙,涂山之巅有启母石,涂山下小涂山有鲧庙,涂山南麓有禹会村,涂山脚下荆山涂山之间有大禹“凿山导淮”的荆涂峡,荆山之巅有启王庙;淮河洪水的泛滥、大禹“凿山导淮”的功绩,“凿山导淮”使得荆涂二山成为各自独立的荆山涂山,“来宾为王”“我造彼昌”的涂山氏族,共同组成了原始的“嵞”字,是“嵞”字产生的历史来源。“嵞”字本身也包含了华夏历史故事、华夏文化产生的原始地理环境,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嵞”字原始意义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组成“嵞”字的“屾”字并不是每一个文化人所能识读,是一个古老的文字,其读音为“shen身”,其含义就是两座并立的山,没有其他含义。但在淮河涂山当地还有另一个读音,读为“xin新”,具有古老意义、深远文化含义的“屾河街”,正是对荆涂二山特殊地理环境的再现,是“屾”字来源在本地的模糊印记,但现在却已被新文化人改名为人所共识的“新河街”。

涂山、塗山、嵞山、峹山等等一个个鲜活的文字,不仅在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古老而又文化的地名,淮河涂山南麓4100年前的禹会遗址更是通过现代考古遗址,证明了淮河涂山在夏朝历史中的重要地位。“涂”“塗”“峹”“嵞”更是通过自身文字,证明了大禹治水之涂山,“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夏之兴也以涂山”的地望非淮河涂山莫属




历史故事可以附会,史书可以伪造,学问可以各抒己见,但历史真相只有一个。虚假附会的历史永远包涵不了丰富多彩的华夏文化,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也不是强取豪夺、狗尾续貂所能取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造就一方文化,华夏民族、华夏文化之所以成为中华人民的共同认同,必有其独特光芒的思想内涵,照耀后世人们走向光明。




文字的形成,文学的产生,文化的孕育需要数千年的长久积累,文字可以记录历史文化,不仅仅是由文字组成的句子、历史传承下来的史料,文字本身也包含了很多历史与文化,在向后人传递着华夏先人的智慧与思想。人类已经可以通过单个的细胞,解读出生物演变的过程,克隆出相同遗传基因的个体,那么作为中华文化传承的文字,同样可以成为我们破解华夏历史文化发展脉络的传承基因。华夏先民生活的文化遗址考古固然重要,但先民文化发展传承下来的一个个文字,同样可以为我们提供直接的文字证明,以其自身的文化信息,向后世传递着我们文化发展的历史与地理。(作者:赵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发表于 2020-3-19 08: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涂山只是夏的发源地,但华的发源地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基本观点严重错误。华夏之所以为华夏,中华民族之所以为中华民族,其根基在于共祭炎黄。也就是说,我们是以炎帝和黄帝为华夏的源头的,而不是以夏朝为源头。据史记载,炎帝和黄帝同为少典之子,因此,华夏的上源头也可以为少典,但不上溯于伏羲、女娲,尽管他们也是我们的祖先。至于为什么只到少典,而不追溯到伏羲、女娲,我想原因大致有二,其一为历史过于久远而不可考,其二为当今世界大约80%甚至90%以上的人们都是伏羲、女娲的后代。天分五色、人分五种,青红黄白黑,都是从伏羲、女娲时代开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文解字吧,不能令人信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武断,二里头1959年才发现,挖掘了才多大点儿地方?另外许宏队长才20年,压根儿也没资格做这么大的断定。一定要以文字自定不还是按照1962年代美国学者说的文明标准的死教条把自己脑子洗二了吧?口口相传,口述历史是中华文化5000年传承不绝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有城邦都城和大量陶、玉等礼器器物,一定要有文字,一定要把不能解读也无传承所谓苏美尔文字作为一个标签,实在也让国人没话说!不创新一个适合于中华文明独特的历史文化标准,跟着人家亦步亦趋,顶礼膜拜的话,中华文明压根儿别让你们这些人说了,洗洗睡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文明之源在哪里?我告诉你,在安徽省蚌埠市!在蚌埠涂山地区,禹会诸侯遗址,涂山上大禹与涂山国氏女的遗存。同时,蚌埠“双墩"文明遗址,距今7300多年,出土了大量精美陶器和刻画文字,证明以蚌埠为中心的淮河中游地区才是中华文明之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较相信李辉的论点。因为比较符合逻辑,而且与现实考古也能相互印证。根据现有考古资料,可以清晰的找到华夏文明发展迁移的路线图,她是一条从东南向西北的文明通道。从上山文化的伏羲女娲时代,到震泽的良渚文明的虞朝部落联盟时代,再到涂山夏王朝时代,再到商周,一路从东南向西北的发展之路,也是一路躲避洪涝灾害的趋利避害的自然选择。所谓华夏,其中的华,就是有虞氏穿丝绸挂玉器,有华丽的穿戴,在当时众多部落中特别亮眼,所以被称为华族;夏字,含有广大、北方的含义,由于后来有虞氏即华族因躲避洪涝来到了涂山地区,因相对于震泽即太湖地区,涂山地区有广大的平原,又是北方,故称夏。所以,华夏是有两层含义的,即在北方广大平原的由华族人建立的王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都夏文化”在涂山:
完全赞同赵辉的观点和结论。禹会诸侯于涂山,涂山洪水治理设计方案之高妙,开凿涂山的水利工程之艰巨,完全能证明鲧治水失败与大禹治水成功之因果关系。现在中华大地上,只有涂山水利工程才配得上“大禹”之伟名。凡是有头脑者,都会判断蚌阜的涂山就是大禹治水的涂山。涂山会诸侯之事没有异议。大禹继帝位应在“共都”,但这只是过渡,“夏实都”应当在涂山地区。
“夏都、夏文化”在涂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了那么多,此文字非彼文字,做文化考古严肃认真之名,行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之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9 08: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人类考古认证…看清楚了…是世界认证…世界认证…中国.中原.河南…渑池.世界人类诞生…灵泉〈盘古…人开天辟地〉…贾湖:〈伏羲女娲始人祖皇〉印证…三皇五帝.皆实证…人祖中州都找到了身份证…史记传说.相互佐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请登陆后参与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发帖友情提示
1、注册用户在本社区发表、转载的任何作品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社区认同其观点。
2、如果存在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条例的行为,我们有权在不经作者准许的情况下删除其在本论坛所发表的文章。
3、所有网友不要盗用有明确版权要求的作品,转贴请注明来源,否则文责自负。
4、本社区保护注册用户个人资料,但是在自身原因导致个人资料泄露、丢失、被盗或篡改,本论坛概不负责,也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自定义皮肤(需登陆后保存) 玻璃菜单